销售热线:

0536-5228828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536-5228828
客服组:
在线询价
服务时间:
8:00 - 20:30
地址:山东 寿光市 文圣街南兴安路西
销售热线:0536-5228828
国内业务部咨询电话:0536-5228828;18678086921
国际业务部咨询电话:0536-5100817;15689883817
传真:0536-5319199
企业新闻
行业动态
媒体报道

寒冬中孕育机遇,确定中寻找成长

作者:
网络运营部
来源:
2018/12/19 17:28
浏览量
评论:
【摘要】:
以日为鉴,化工何去何从以日为鉴,日本化学工业在70年代石油危机后逐步由资本密集型大宗化工品向知识密集型新材料和精细化工转化,我国传统化工行业在2012年开始逐步转入下行通道,由整体数量短缺转变为结构性短缺。以日为鉴,我国化工行业将逐步由初、中级阶段过渡到精细化工阶段,传统大宗通用级产品占比将逐渐下降,高端产品将陆续实现突破,化工新材料和精细化工行业将迎来崛起。新领域精细化学品和新材料将是化工未来前

以日为鉴,化工何去何从

以日为鉴,日本化学工业在 70 年代石油危机后逐步由资本密集型大宗化工品向知识密集型新材料和精细化工转化,我国传统化工行业在 2012 年开始逐步转入下行通道,由整体数量短缺转变为结构性短缺。以日为鉴,我国化工行业将逐步由初、中级阶段过渡到精细化工阶段,传统大宗通用级产品占比将逐渐下降,高端产品将陆续实现突破,化工新材料和精细化工行业将迎来崛起。

新领域精细化学品和新材料将是化工未来前进方向

化学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为三大产业各种经济部门提供配套服务和产品;我们只有把化工行业放在整个国民经济这个宏观图景中,才能理解其转变发展的脉络。以我们在前文中所呈现的日本战后化工简史作为参照:在经济起飞阶段,化学工业作为重化工业的支柱性产业,是拉动经济发展的直接动力,基本和国民经济以及工业的增长呈同步关系。在一国经济进入工业化后期,向成熟阶段推进后,重化工业转变为装备加工型工业结构,继而向知识密集型过渡,工业部门开始呈现多样化,同时第三产业逐步发展壮大;在这种发展范式中,大宗基础化学品的需求增长随之趋缓,传统化工行业的技术装备、企业规模和产业形态也日益成熟,化学工业在工业中比重逐渐下降。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经过多年迅速发展,大多数产品产能快速增加,目前产品供应已由“整体数量短缺” 转变为“结构性短缺”:技术壁垒较低的通用型产品,如纯碱、烧碱、氮肥、尿素、鞣料、颜料、通用塑料橡胶 等产品,国内市场饱和,产品向国外输出;而技术含量较高的高端化产品,如药品、特种塑料、橡胶以及细分 领域的精细化学品等国内自给率不足仍需进口。虽然目前我国化工品仍处于贸易逆差状态,与外贸总体顺差相 反,但近年来我国化工产品贸易逆差已经大幅收窄,2016 年化工品贸易逆差为 91 亿美元,与 2013 年的 278 亿 美元相比,已经收窄近 70%,除药品外,其余化工产品总体已经呈顺差状态,国内大部分大宗化工原料市场已 经趋于饱和。

确定中寻找成长,新材料领衔产业升级

中国正处于破局时代,新材料正领衔产业升级,面板、半导体等加速国产化,相关国产化工新材料技术壁垒不断突破,迎来绝佳的替 代机会;我国新能源汽车 2016 年、2017 年销量连续两年超过全球 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一半,新能源汽车板块加速催化,上游相关材料 迎来需求暴增。

形似神异:日式道路中国版复刻

目前中国正处于工业化中期的重化工业阶段,正在向低能耗、高附加值的装配加工业,进而向知识密集型 产业转换的过渡时期。在资源、环境和贸易摩擦诸多压力下,中国在国际分工价值链中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 低层次的地位难以持续,中国制造业也有向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高层次的产业升级的自发动力,但与日本道路形似神异的是,中国在产业升级的道路上无法完全放弃低端的轻工业和基础加工业。

中国制造业的升级转型实质上特指的是东部沿海工业发达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并非如传统国际间分工向海外转移,而是向中西部内陆地区的转移。中西部地区需要承接东部淘汰产业,实现经济起飞,转移农村就业人口,弥补和东部的巨大基础设施和城市化差距。可见,中国在相当长时期内,传统轻工业和初级制造业仍有广阔的市场需求和发展前景。中国东部地区发展电子信息产业、新材料、生物技术产业等新兴产业,而中西部地区发展纺织服装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甚至重化工业将是中国产业发展的可能前景。中国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首要位置在较长时空范围内可能都将保持不变,结构将同时包含轻工业,资本密集型 和技术密集型工业,从中国东部沿海回溯中西部,将是一副完整的工业化进程倒叙画面。

中国精细化工行业分为传统精细化工和新领域精细化工。传统精细化工包括染料、有机颜料、无机颜料、 助剂、农药及其制剂、涂料及其配套原料、染料和农药的配套中间体等行业在内,已形成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部分产品向外大量出口;新领域精细化工包括饲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表面活性剂、水处理化学品、造纸化 学品、皮革化学品、油田化学品、胶粘剂、生物化工、电子化学品、纤维素衍生物、聚丙烯酰胺、气雾剂等产 品,整体市场自给率已经达到 80%以上。中国精细化工产业虽具备了较大规模的生产能力,但产品结构以中低 档产品为主,难以满足细分市场需求,以电子化学品为代表的高端市场精细化学品严重依赖进口。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转正,内忧外患需求增速放缓

2016 年化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十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并且一直延续至 2018 年 8 月份,2018 年 9 月份化 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转正并开始抬升、逐步缩小与全社会固定投资增速之间的差距,历时两年半的景气周期,最终不可避免的踏入历史循环,产能扩张逐步抬头,进入消化周期的尾声。

宏观经济难言乐观,下游需求增速放缓

化工下游应用极为广泛,牵扯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均有所涉猎,若以单纯的 GDP 增速指标来衡量国内全部生产总值,目前我国经济进入结构调整期,产业结构升级正在加速进行,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结构调整期内需大幅回暖可能性小,国内 GDP 2010 年以来持续放缓。

中美贸易加剧,外需下行风险加大

自 3 月份起始的中美贸易战主导了 2018 年的中美关系,并且愈演愈烈,从行业分类看,征税清单中从上游 的原油、天然气,至炼化产品乙烯、丙烯、汽油、柴油,再至中游的基础化工产品,包括芳烃、醇类、氯碱、 有机硅、染料、钛白粉、尼龙、涤纶、农药、化肥、塑料、橡胶等几乎所有基础化工产品大类子行业;甚至包 括下游的家居、服装、汽车、计算机等,其对化工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1)短期而言,抬升进口税率, 会加剧部分采购自美国原材料成本,如 LNG、丙烷等;

2)抬升出口税率,对直接出口且出口美国占比较大的产 品会影响其市场竞争力,但是随着人民的贬值,对冲掉部分影响;

3)下游纺服、电子、塑料、汽车等均在加税 清单中,会加剧外需风险.